坦克世界

欢迎来到坦克世界 网站地图 sitemap
坦克世界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panyidao.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起风了
坦克世界起风了
2021/03/30 来源:坦克世界
    到了晚上九点多,绝大多数员工都不算太饿。

    朗廷提供的各种水果和点心,让他们满意的无以复加。

    什么叫宾至如归,他们这次算是体验到了。

    所有人都很清楚,朗廷之所以服务这么好,还是因为他们的老板太牛逼了。

    能在魔都舍得包下一座酒店开年会的,他们身边的朋友中,还没一个老板能做到。

    晚上依然是盛宴,跟中午的菜基本上没有重样的,除非是大家特别喜欢的菜。

    中午喝的飞天茅台,到了晚上直接换成洋酒。

    巴黎之花美丽时光,被摆上酒桌。

    每桌十瓶,基本上一人一瓶的量。

    巴黎之花美丽时光不算贵,在夜店也就是3300一瓶。

    姜尔贤特意托开酒行的朋友,帮忙提供一批巴黎之花。

    陈东成也够豪爽的,总共备了600瓶巴黎之花美丽时光。

    姜尔贤朋友肯定要赚一点,但赚得也不算太多。

    到了陈东成手上,1500一瓶,价格跟飞天茅台差不多。

    只不过茅台一般都是男员工喝得多,女员工很少有能接受来的。

    香槟则不一样,不少女生平时去夜店经常喝各种香槟。

    不夸张的说,许多女员工更是有三四瓶的量。

    最终晚上这桌宴席还是55万,从酒行那边买香槟花了90万。

    在陈东成连续的大手笔刺激下,员工们的情绪彻底嗨了。

    甚至有不少人在宴会厅里唱歌跳舞,不亦乐乎。

    喝的半醺,也没人去管你唱的好听还是跑掉。

    众多高管也没逃过献丑的下场。

    吕广裕唱歌的时候,更是被员工们一顿嘘,跑调的太过离谱。

    陈东成非常鸡贼,提前打听好前来演出中唱功最好的一位。

    复刻对方的唱功,小小的让员工们惊艳一把。

    达人级54%的唱功,再加上陈东成还是老板,不比马爸爸他们在年会上搞摇滚差多少。

    “陈董再来一首!”

    “就是,太好听了!”

    “陈董太帅了,我都期待我们去体育馆办年会了,陈董到时候可以开演唱会了!”

    ……

    陈东成推拖不过,又唱了一首比较拿手的歌曲。

    现场又是一阵欢呼,气氛持续高涨。

    为了刺激员工们的情绪峰值,陈东成也是用了心了。

    等到晚上,看到员工们迟迟不动的情绪峰值,陈东成只能选择结算。

    【当前人群情绪峰值:9.7分】

    【累计消费金额:1877万】

    【已经为玩家结算完毕,恭喜玩家获得364万步数奖励】

    一进一出,陈东成非常满意。

    不仅赚了经验值,还薅了一大把羊毛。

    ……

    太平机场。

    天空灰蒙蒙的,漫天飘洒着大雪。

    银装素裹的东北,让长这么大很少见到雪的李星瑶特别惊奇。

    陈东成静静站在原地,笑着注视李星瑶捧起街边随处可见的雪块。

    “走吧,回家吃完饭,我带你去堆雪人。”

    李星瑶笑着点头,随手放下手里的雪块。

    雪块砸落地面,碎成细密的小块状。

    同行的丁宝山闭上眼吸了一口空气,感叹道:“还是这个雾霾味舒服。”

    “赶紧上车。”

    东北的二月份,冷的让你怀疑人生。

    尤其是刮起大风,最好哪都别去,安心在家待着。

    丁宝山紧了紧衣襟,嘴里嘟囔一声:“老子才去鹏城没多久,感觉跟不是东北人似的,这么不抗冻。”

    两辆路虎揽胜疾驰而去,车轮压着积雪,留下两行漆黑的车辙印。

    从机场开到市区,先给丁宝山在他家门口丢下,接着转道去润园。

    自家小区不算高档,以陈东成的眼光,随便都能挑出一大堆毛病。

    奈何父母住习惯了,好在委托郭荣君联系的设计师已经就位。

    只等着装修好,陈东成就让爸妈搬过去。

    下了车,李星瑶心脏跳的很快。

    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跟陈东成牵着的手越来越紧。

    到了家门口,陈东成敲了敲门。

    钥匙他有,但自己开门,哪有老妈开门见到儿媳妇来的刺激。

    “啪嗒。”

    门打开了,顾秀文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人,脸上先是一愣,接着一喜。

    陈东成笑着刚想说话,便看到顾秀文拉起李星瑶的手,笑容和善道:“姑娘,去年我们还通过电话来着,还记得阿姨吧?”

    “记得,这次来打扰叔叔阿姨,是我冒昧了。”

    “诶,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来,先进来再说,某些混蛋让他自个在外面过年吧。”

    顾秀文拉着李星瑶往屋里走,嘴里说着狠话。

    当然,门是肯定没关的。

    陈东成耸耸肩,两手插兜走进屋里。

    外面跟着的谢靖宇他们自动离开,先找地方落脚。

    李星瑶拘谨的跟着顾秀文,坐在沙发上,顾秀文问什么她就说什么。

    顾秀文看着李星瑶,心里是越看越喜欢。

    这妮子长得漂亮,身上那股书香门第的气质,让她非常喜欢。

    仔细一问,李星瑶父母还真是教育系统的。

    只不过父亲走的仕途,母亲在大学任教。

    这样的家庭,简直不要太完美。

    顾秀文看着一旁大大咧咧躺着的陈东成,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

    “去冰箱把水果洗了,人家星瑶第一次来,你也不知道多照顾照顾。”

    平时一年都见不着这混小子的人影,也就年底才能见到几天。

    回来之前是挺想的,这一见面,又忍不住化身暴躁老妈。

    陈东成麻溜的去厨房洗了水果,端过来。

    家里是开超市的,各式各样的普通水果,吃都吃不完。

    顾秀文笑着示意,她知道李星瑶这时候肯定有些尴尬,也不想过分热情吓到她。

    “吃点水果,一会你叔叔回来,我们出去吃饭。”

    “谢谢阿姨。”

    李星瑶礼貌道谢,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脑海里乱成一锅粥。

    本来她是想买点礼物来拜访的,陈东成觉得没那个必要。

    家里就是开超市的,买那些东西,整不好转手还得被卖出去。

    再说了,老爸老妈又不缺那点礼品。

    对他们来说,能看到儿媳妇最重要。

    陈建业接到电话以后,没隔多久也回到家。

    老陈进屋先看了看李星瑶的脸蛋。

    这妮子长得真好看,配自己儿子白瞎了。

    老陈心里快速转动,笑着说道:“来了就好,不用客气,当成自己家就行。”

    “谢谢叔叔。”

    李星瑶抿嘴笑着回道。

    陈建业看了看时间:“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先出去吃饭,晚上回来再慢慢聊。”

    一家人开始收拾,下楼的时候,顾秀文不忘把早早织好的围脖给李星瑶戴上。

    “东北太冷,别冻着你。”

    李星瑶瞬间心里暖暖的,内心对顾秀文的好感蹭蹭涨着。

    陈东成看在眼里,心想自己老娘还真是个称职的僚机。

    老陈坐在副驾,陈东成开车。

    顾秀文和李星瑶坐在后排,其乐融融。

    到了开发区的一家私房菜馆,陈东成倒是对这地不陌生。

    一般只有来贵客的时候,老陈才会选在这家菜馆宴请客人。

    人均消费在三百多的水准,放到鹏城或者魔都,也就是一中档菜馆。

    但在冰城,妥妥的高端餐厅,店内人气也不旺。

    “老陈来了。”

    “儿媳妇第一次来,让后厨用点心。”

    “哎呦,这必须得。”

    店老板跟陈建业很熟,热情的招呼道:“里面有包房,一会我多给你赠送几个小菜。”

    店内装修的古色古香,随处可见一些精致被小心摆放的古董。

    店老板还收藏了一件龙袍,说自己是爱新觉罗王室后裔,还有族谱,不知真假。

    菜的口味不说,光是这种有历史文化气息的餐厅,就自带逼格。

    李星瑶继续跟顾秀文唠着家常,陈建业则是跟陈东成探讨比特币的行情。

    “我跟你妈把之前赚得六百万都投进去了。

    不过看着如今的行情,有些波澜不惊,应该不能亏吧?”

    “这才哪到哪,比特币的总量有限。

    如今算是行情最不好的时候,要是真有什么政策,你和我妈就坐等涨价吧。”

    陈东成给老陈倒了杯茶水,接着说道:“我买的可比你们二老多,姑且等上两年,肯定会有回报的。”

    “我们倒是不求赚太多,能小赚一点就行。”

    陈建业看了看李星瑶,小声问道:“你在鹏城买房了吗?”

    “买了好几套。”

    “那就好,总不能人家姑娘跟你还租房子住。

    我跟你妈在银行给你存了五百万,原本打算等你大学毕业,再告诉你的。”

    陈建业没继续说下去,他们原本以为陈东成上大学就是混日子。

    所以,他们俩早早准备好一套房子全款的钱。

    保证陈东成到了结婚那一步,不至于因为一套房子着急上火。

    哪想到陈东成去了大学,就跟开挂似的。

    接连的创业成功,如今光算股份的价值,已经身价过亿了。

    他们不是互联网圈的,不知道互联网公司的估值天天都在变。

    今天可能估值百亿,明天可能连五十亿都不到。

    不像他们做实业的,赚一分是一分。

    店老板亲自上菜,给足陈建业面子,热情道:“姑娘第一次来,我让后厨做了几道小菜,要是吃不习惯,随时跟我说,我让后厨重做。”

    东北菜最有名的几道菜,陈建业挨个点了一道。

    让第一次尝到东北菜的李星瑶,连说好吃。

    不过吃惯了东北菜的陈东成,有些兴致缺缺。

    倒是这种跟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感觉,他更喜欢。

    一顿饭吃完,老板非要给打个折。

    店内如同暖阳,外面冰天雪地。

    回到小区,陈建业跟顾秀文先上楼。

    陈东成带着李星瑶在小区楼下堆雪人。

    满地都是雪,直接就地取材。

    一个雪人堆好,除了长相寒酸点,没有什么太多缺点。

    李星瑶拉着陈东成,在雪人身前自拍。

    灯光有些昏暗,照的不是很清楚。

    就照相的这会功夫,李星瑶的小手就被冻得通红。

    陈东成把李星瑶的手放进自己上衣的口袋取暖。

    站在楼上往下眺望的陈建业和顾秀文相视而笑,对李星瑶非常满意。

    回到家,顾秀文拿出路上买好的洗漱用品。

    李星瑶进去先洗个澡,刚才堆雪人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不舒服。

    趁着李星瑶洗澡的功夫,顾秀文偷偷捅咕陈东成:“臭小子,你怎么想的?”

    “人都带回来了,你说我怎么想的。”

    “少给我打马虎眼。”

    顾秀文眉头一挑,看了眼卫生间,声音压低。

    “去年春节,我和你爸听到你给七个女孩打电话,你不解释一下?”

    “顾秀文同志,偷听电话是不对的,你这是侵犯他人隐私啊!”

    陈东成哪想到他们这么无聊,还偷听自己打电话,一脸懵逼。

    “我是你妈,想怎么听就怎么听。

    快说,那几个女孩怎么回事。”

    顾秀文眼神不善,要是陈东成敢再糊弄她,肯定会好好收拾他一顿。

    陈东成犹豫下,继续挣扎:“也没什么,都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而已。”

    “朋友?”

    顾秀文冷笑道:“你跟朋友打电话还叫亲爱的?”

    “都是女朋友行了吧。”

    陈东成耸耸肩,干脆摊牌了。

    顾秀文顿时爆炸了,左顾右盼找着东西。

    陈建业冷不丁的递过来一个鸡毛掸子。

    陈东成看了瞬间吓了一跳,这鸡毛掸子怎么出现的?

    他记得这充斥自己童年的破玩意,被他藏好来着。

    视线跟老陈交汇,老陈给了他一个你还嫩的眼神。

    然后,悠哉的坐到一边喝茶看杂志。

    顾秀文拿着鸡毛掸子,就好像武将拿到趁手的兵器,正准备着狠狠教训这混小子一通。

    “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

    电话铃声响起,顾秀文那股气势被抵消的荡然一空。

    陈东成庆幸这个电话来得及时,连忙接起电话。

    顾秀文竖起耳朵听,发现聊的都是一些正事,心里那股火就散了不少。

    陈东成打完电话,对顾秀文汇报道:“公司来的电话。”

    “别给我打马虎眼,手机拿来我看一眼。”

    顾秀文看了看手机,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皱眉问道:“你聊天的那几个女孩呢?”

    “她们啊,一般来说跟她们联系的手机,都在我秘书那。”

    顾秀文有些没明白:“什么意思?”

    “我买了好几部手机,每个手机的微信只有她们一个人,这回你懂了吧?”

    陈东成大大咧咧的说着,咬了口苹果嘚瑟道:“毕竟手机也不贵,几千块一个的,能花几个钱。”

    “哦,那你买了几部手机?”

    “不多,也就七八台吧。”

    顾秀文对陈建业说道:“今天谁也别拦着我,我非打死这混小子不可。”

    “加我一个。”

    陈建业把手里杂志卷起来,握在手里,走向陈东成。

    “喂喂喂,妖妖灵吗?有人在搞混合双打啊!”

      <code id='94935'></code><style id='7f838'></style>
    • <acronym id='e2ce1'></acronym>
      <center id='9be42'><center id='96d54'><tfoot id='0b696'></tfoot></center><abbr id='103d2'><dir id='ebcac'><tfoot id='014a5'></tfoot><noframes id='47268'>

    • <optgroup id='12a56'><strike id='0c04f'><sup id='9bde0'></sup></strike><code id='1738c'></code></optgroup>
        1. <b id='ebc3a'><label id='559b5'><select id='e9495'><dt id='d7198'><span id='e18bd'></span></dt></select></label></b><u id='64cf5'></u>
          <i id='38e93'><strike id='6d3ac'><tt id='266e9'><pre id='453e7'></pre></tt></strike></i>

              <code id='26fee'></code><style id='a928d'></style>
            • <acronym id='dc276'></acronym>
              <center id='dce01'><center id='e0f58'><tfoot id='315ff'></tfoot></center><abbr id='2c998'><dir id='a8819'><tfoot id='c08bf'></tfoot><noframes id='2f08b'>

            • <optgroup id='d1914'><strike id='f7898'><sup id='8c5fd'></sup></strike><code id='3b1a9'></code></optgroup>
                1. <b id='d44aa'><label id='be746'><select id='3b5de'><dt id='c59aa'><span id='8eeaf'></span></dt></select></label></b><u id='ac51e'></u>
                  <i id='51b15'><strike id='02608'><tt id='29dbb'><pre id='78a9f'></pre></tt></strike></i>

                      <code id='d1a69'></code><style id='accf8'></style>
                    • <acronym id='1e615'></acronym>
                      <center id='a20b1'><center id='8af48'><tfoot id='a8d75'></tfoot></center><abbr id='5e9b0'><dir id='7f529'><tfoot id='780f7'></tfoot><noframes id='5826e'>

                    • <optgroup id='e3f29'><strike id='bc27f'><sup id='b4e89'></sup></strike><code id='44c8f'></code></optgroup>
                        1. <b id='11eb9'><label id='7ea5b'><select id='e4006'><dt id='56e37'><span id='8e1fb'></span></dt></select></label></b><u id='11381'></u>
                          <i id='225c5'><strike id='ae790'><tt id='289b7'><pre id='529fe'></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