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世界

欢迎来到坦克世界 网站地图 sitemap
坦克世界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panyidao.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起风了
坦克世界起风了
2021/03/30 来源:坦克世界
    段晓晨一脸幸福地舀着杨枝甘露,送入性感的红唇,细细品味。

    不过只吃了几口,她就用极大的克制力将那碗杨枝甘露推到杜采歌面前,表示坚决不吃了。

    杜采歌也不劝她,默默地舀着吃了起来。

    那几位管理层人员看着这一幕,既有些惊讶,又若有所思。

    看来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呢。

    如果不是关系亲密到了一定的程度,段天后怎么可能把自己吃剩的东西去给杜董吃!

    会这么做的,不是亲人,就是男女朋友了。

    一般朋友是绝不可能这样的。

    不过他们并没表示什么。

    虽然公司初创,上下级之间的分野还不是那么明显。而且段晓晨和杜采歌都不是那种架子很大的人。

    但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职场人士,很懂得什么时候该拿出什么姿态。

    在看出了一点端倪后,他们这时候都目不斜视,专心消灭眼前的甜点。

    “哥,新发行体系真的这么重要?”

    “对,是很重要。”

    “你可以先和我沟通嘛,”段晓晨娇嗔道,“人家先反对又支持,态度三百六十度转弯,多没面子啊。”

    “我也不知道会上会讨论这个啊。”

    “都怪楚吉翔,搞突然袭击。”段晓晨气鼓鼓地说。

    “恩,都怪他。”杜采歌附和。死道友不死贫道就行。

    闲扯两句后,段晓晨说到了公事。

    “我们想签约几个有潜力的新人导演,培养成嫡系。哥你不是一直在关注这圈子里的事么?能推荐几个么。”

    制作部总监和分管影视的副总监立刻低下头,有些腹诽。

    这么专业的事,你去问杜董,过分了啊!

    杜董是很厉害,不过他是音乐圈的。

    你问他电影圈的事,这不是问道于盲么?

    不靠谱,不靠谱!

    而杜采歌想了想,给出了几个名字,都是他在扫片时发现的挺有意思的新人导演。

    包括在那个比赛中和他同时获奖的于珊。

    听到这几个名字,影视副总监露出惊讶之色。

    因为这几个人,他也听说过,确实是圈里评价很高的新人。

    “杜董很有眼光,这几个导演我们也在关注。不过他们早就有好几个大公司盯着了,竞争起来我们没有任何优势,”影视副总监徐亮插话说,“而且大部分导演也不愿意签个经纪约来束缚自己。”

    杜采歌语气平淡地说:“试一试吧,试一试。对一些新人导演来说,最重要的是独立执导的机会,为此放弃一些自由也是可以的。”

    徐亮大吃一惊,有些迟疑:“杜导,难道您准备以答应他们独立执导几部电影作为签约条件?这样确实可以提高签约的可能,但……是不是太冒险了?”

    段晓晨笑吟吟地看着杜采歌,似乎信心十足,又似乎完全不关心。

    只要杜采歌说要做什么,哪怕是刀山、火海,她也敢去闯一闯。

    杜采歌斟酌片刻,点头说道:“导演就是要拍电影的嘛。可以同意投资他们拍几部电影,比如5年5部,每部投资额不小于500万,用这样的条件来吸引他们加盟。”

    “第一,投资额不会太大,而且我们会拉别人来一起投资,分散风险。500万以下的我们可以独立投,一部1000万投资的电影,我们自己投300-500万。”

    “第二,他们都是有水平的,我相信他们能拍出好的商业电影。”

    “第三,终剪权不给他们,我们自己来把关。所以这样一看,风险其实是在可控范围内。”

    徐亮听了,不说心悦诚服吧,至少表面上挑不出什么毛病,点点头不说话了。

    创意与制作部总监欧阳立海接过话头:“那行,我们去跟进一下,尽量争取签两三个来培养成公司的嫡系。”

    杜采歌的手指无意识地敲了敲桌子:“贵精,不贵多。这批导演里,着重攻关于珊,一定要拿下他。其余的,尽量争取,实在不行也没必要强求。”

    欧阳立海比较错愕,没料到杜采歌对这个于珊如此看重。

    段晓晨也有些吃味:“于珊是女导演?多大年纪?漂亮么?”

    杜采歌无奈地摸了摸眉毛。

    欧阳立海咳嗽一声,解释道:“于珊导演是男性,29岁,北影导演系硕士研究生学历,相貌粗犷,喜好大碗酒大块肉。”

    段晓晨这才放心。

    她又道:“其实我那边通过私人关系,也联系了几位导演,其中也有人并不排斥加入我们。孟兆龙,哥你认识么?”

    杜采歌点点头:“看过他的电影,是个不错的导演。我记得他才30多岁吧,在新生代里虽然不是最出名的那一批次,但是基本功很扎实。”

    他记得这个孟兆龙擅长捕捉人物感情,擅长使用颜色来烘托,有几分老谋子年轻时的感觉,但是似乎比老谋子拍的电影更有商业气息。

    只是孟兆龙没拍过大投资,一直是小打小闹,不知道能否驾驭得了大制作。

    不确定此人能不能拍好大投资的商业巨作。

    “他就是运气不太好,总是拿不到好剧本,拉不到大投资,一直拍些不温不火的小成本电影和电视剧。如果运气好碰到几个好剧本,拉到投资,未必不能大火。他愿意加盟?”

    段晓晨笑得神采飞扬:“得看你。”

    “看我?”

    段晓晨点点头:“他是你的粉丝。”

    “?”杜采歌眉毛一挑,有些错愕,又显得有些哭笑不得。

    “他是你的书粉,”段晓晨解释道,“我跟他通电话的时候,他说他把你的书全订了,实体书也全买了。”

    “是这样啊。”

    “他愿意加盟我们,原则上愿意签一个4年4部电影的经纪约,不过他要求:其中要有一部是《诛仙》大电影,他还想拍一部《鬼吹灯》,可以只选其中一卷来拍。”

    她一双美眸注视着杜采歌。

    她知道杜采歌其实想亲自执导《诛仙》和《鬼吹灯》。

    杜采歌权衡了一下,点头说:“我这里没问题。”

    杜采歌确实想亲自执导《诛仙》和《鬼吹灯》。

    但他想执导的电影太多了。

    他还想执导《仙剑奇侠传》。还想执导《龙蛇演义》,拍出国术流电影宇宙和洪荒流电影宇宙。

    还想重拍《黑客帝国》《盗梦空间》《小破球》《三体》,从他的角度来重新诠释这样的经典科幻电影。

    不是有句话叫做“无科幻,不导演”么。

    哪有精力每一部都拍?

    所以肯定是要让一些出去的。

    如果这个孟兆龙愿意与公司签经纪约,把《诛仙》和《鬼吹灯》交给他拍倒也不错。

    “不过丑话说在前面,首先他得拍两部商业片来证明自己。我也不要求多高的投资回报率,能小赚我就算他合格。《诛仙》和《鬼吹灯》这样的IP,打造不易,不能所托非人。”

    “我们会和他协商,把这点写进合同。”欧阳立海用公事公办的态度说。

    “另外,我们还是得想办法,拉一两个大大导演,再拉上几家大公司来拍大制作的电影,这是打响公司名气的最快办法。”徐亮提议说。

    签约新锐导演,大量地制作小成本电影给这些新人导演练手,更多的是为了将来考虑,也是为了打造、锻炼自己的发行体系。

    而大制作,确实是奠定公司地位的唯一方式。

    徐亮的说法没有半点问题。

    这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两位执行董事。

    作为一家以内容制作为主的娱乐公司。

    一旦开启了制作,他们这个创意与制作部绝对是最有权力的部门。

    尤其是如果开拍电影,投资三五个亿的大制作。

    到时候大量的经费将从他们的手上流动,各路美女、小生要到他们这里拜码头。

    虽然他们不直接控制剧组,但是如果逐梦互娱投拍大制作,制作部总监、影视副总监挂名一个制片人、助理制片人之类的还是没问题。

    如果遇到性格软一点的导演,他们甚至可以名正言顺地插手到选角、预算、道具采买、酒店住宿等方方面面。

    哪怕他们手脚干净,不从里面捞钱,那也能轻易地混个资历,和大明星、大导演混个脸熟,顺便潜规则几个小配角儿。

    所以制作部上上下下其实都非常希望公司能马上开展大制作。

    杜采歌沉吟了片刻,说道:“可以去联系一下,但还是那句话,不强求。大制作其实是一种商业运作,这方面我们只能小心谨慎,摸着石头过河。”

    “我个人意见是,等待柔止投资那边牵头,联合九天传媒、东莱娱乐等一起来投资,请大导演,做大制作。”

    “当然,如果有合适的机会,这件事也可以我们自己牵头来做。”

    段晓晨撇撇嘴,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眼前就有合适的机会。”

    “什么机会?”

    “舒宜欢。”

    “他?”杜采歌有点意外。

    有不少大导演身上打着烙印。

    但也有一些大导演出道以来,似乎就非常独立。给这个拍片可以,给那个拍片也行。

    因为有足够的实力和底气,所以不用依附于任何大公司也能活得滋润。

    舒宜欢就是这种。

    他有自己的工作室,从出道以来,就没和任何大公司签过经纪约。

    这位大导演擅长动作片、武侠片,杜采歌还曾和刘梓菲一起去电影院看过他的电影。

      <code id='4efbf'></code><style id='f2206'></style>
    • <acronym id='025df'></acronym>
      <center id='82817'><center id='be77f'><tfoot id='99417'></tfoot></center><abbr id='165c9'><dir id='761b6'><tfoot id='4b3ad'></tfoot><noframes id='1f5ad'>

    • <optgroup id='2258b'><strike id='641c6'><sup id='91509'></sup></strike><code id='c9e62'></code></optgroup>
        1. <b id='f797f'><label id='c205f'><select id='29c6e'><dt id='9bcf5'><span id='230da'></span></dt></select></label></b><u id='87d2a'></u>
          <i id='ae5bb'><strike id='79cac'><tt id='28ed7'><pre id='51aed'></pre></tt></strike></i>

              <code id='7e848'></code><style id='fef05'></style>
            • <acronym id='cadc0'></acronym>
              <center id='c3816'><center id='c1258'><tfoot id='724cb'></tfoot></center><abbr id='6383c'><dir id='ba123'><tfoot id='ff54f'></tfoot><noframes id='1bac7'>

            • <optgroup id='37145'><strike id='2d4d1'><sup id='b2d34'></sup></strike><code id='feb9d'></code></optgroup>
                1. <b id='594f5'><label id='6a47f'><select id='65c62'><dt id='e5e4f'><span id='f1750'></span></dt></select></label></b><u id='328df'></u>
                  <i id='6b7e3'><strike id='450eb'><tt id='481a8'><pre id='33a98'></pre></tt></strike></i>

                      <code id='b30d3'></code><style id='06943'></style>
                    • <acronym id='f0bc8'></acronym>
                      <center id='66714'><center id='578bd'><tfoot id='8a30d'></tfoot></center><abbr id='138b1'><dir id='66fcc'><tfoot id='84d18'></tfoot><noframes id='91c3b'>

                    • <optgroup id='4e69f'><strike id='4e152'><sup id='59610'></sup></strike><code id='56347'></code></optgroup>
                        1. <b id='1d98f'><label id='4d199'><select id='9c18d'><dt id='cf13f'><span id='35ad3'></span></dt></select></label></b><u id='361c4'></u>
                          <i id='02db5'><strike id='743d5'><tt id='a58fb'><pre id='28a20'></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