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世界

欢迎来到坦克世界 网站地图 sitemap
坦克世界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panyidao.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起风了
坦克世界起风了
2021/03/30 来源:坦克世界
    “是的,我看到马歇尔了。”

    苏锐把通讯器放了下来,随手给扔了,而后眯着眼睛盯着前方的两人。

    而军师的声音还在通讯器那边不断的响起。

    “怎么回事?阿波罗?你说你看到马歇尔了?”

    可无论军师怎么喊,苏锐都没有给出一点点的回复。

    “真是的!又想自己扛!”

    军师心急如焚,她从树上飞身而下,朝着总督府狂奔而去!

    她根本没想着自己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呢,就要去给苏锐帮忙!

    很显然,马歇尔能够在这种时候选择在苏锐的面前出现,肯定是有恃无恐的!军师不知道现在的苏锐有没有受伤,万一被围攻,那么麻烦可就大了!

    此时的丹妮尔夏普和久洋纯子都已经和敌人纠缠在了一起,并不能够分心他顾,在这种情况下,事情已经变得万分艰难了!

    军师他们的确成功的把马歇尔给引出来了,可是接下来究竟能不能赢,还是个未知数!

    马歇尔从不打无准备之仗,这一次,苏锐真的要舍命相拼了!

    “苏锐,等等我!”军师一路狂奔!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看了看马歇尔,目光之中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神情,而后嘲讽的说道:“呵呵,没想到,你这只喜欢藏头露尾的狡猾狐狸,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了。”

    马歇尔对这种嘲讽丝毫不以为意,他淡淡的笑道:“呵呵,你不就是在等我来的吗?”

    苏锐微微一笑:“你知道就好,我给你挖了个坑,没想到你还真的乖乖跳进来了,送到嘴边的肉,我怎么可能不要呢?”

    马歇尔今天穿着的是一身咖啡色的休闲西装,看起来非常的潇洒随意,配合上他这英俊的面容,恐怕一些大明星也别想比得上他。这家伙确实是个真正的人生赢家,长得好,家世好,脑子还无比的聪明,人比人气死人,马歇尔一出生之时所躺的高度,就已经够别人攀爬几辈子的了。

    这样的休闲穿着,也显出了他放松的心境。

    相比较而言,苏锐现在就显得有点凄惨了。

    他浑身上下都沾染着不明液体,混乱的颜色让人目不忍视,阳光照在身上,让那股臭到了无法形容的味道开始变得更加怪异,并且迅速的向周围扩散开来。

    即便马歇尔站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也闻到了这种味道,他狠狠的皱了皱眉头,眼睛里流露出嫌弃的神色来。

    这特么的算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恶心?

    阿波罗怎么变成了这个熊样?

    马歇尔看着苏锐,不禁觉得自己的胃部有种要抽搐的感觉了!这究竟是一种什么味道?

    其实,马歇尔所闻到的,并不止是苏锐身上的味道,关键是,那大而深的化粪池就摆在那里呢,盖板被炸开之后,里面的味道浓烈地升腾了起来,可关键是,这味道似乎带着一股粘稠的感觉,一旦沾到身上,就好似紧紧的粘住了,鼻孔也和眼睛都感觉到了无比的难受!

    马歇尔是有点轻微的洁癖的,因此,现在的这种状况让他很不适。

    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语言很匮乏,匮乏到了连一种味道都形容不出来。

    这真是太恶心了!

    “怎么,不适应我这样的状态吗?”苏锐看到马歇尔这样,不禁开心无比,这货竟然开始享受自己的状态了!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可是比想象中要强上太多太多了!

    他在身上抹了一把,然后很随意的一甩手,于是,那几滴说不清道不明的液体便朝着马歇尔飞了过去!

    虽然双方的间距还有十几米呢,那些液体完全不可能飞到他的身上,可是对马歇尔而言,这种场面也是非常就惊悚了!

    他二话没说,直接往后面蹬蹬蹬的退了好几步!

    化粪池所释放出来的味道已经开始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了,马歇尔现在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来这么一趟!

    那个阿波罗的脸皮究竟是什么做的?为什么能够厚颜无耻到了这种程度?这沾着一身屎尿还能怡然自得的,看起来甚至颇为的享受,他难道就不知道羞耻为何物吗?

    其实,这就是马歇尔的错了,谁也不想沾着一身屎尿,苏锐现在心里面对马歇尔怨的不得了,老子刚刚还想跳进喷泉池里洗个澡呢,你这个老小子就冒出来了,如果不把我的痛苦跟你分享一下,那可就太对不起你了!

    马歇尔掩住了口鼻,他往后面退了两步。

    看到他后退,苏锐并没有上前。

    “如果能够借此机会让马歇尔继续难堪就好了,可惜……”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声。

    因为,马歇尔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人。

    苏锐一看就明白了,这就是死亡神殿的标准装扮!

    这个家伙从露面开始,就没有吭过声,看起来神神秘秘的,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阴沉且黑暗的气息来。

    他既然不讲话,苏锐也就没理他,一直和马歇尔瞎扯淡。

    苏锐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逼着马歇尔快点动手。

    苏锐不知道马歇尔究竟还有什么后手,他若是主动出手的话,极有可能会中了对方的埋伏,跳进坑里还不自知呢。

    从开始到现在,苏锐的注意力其实是一分为二的,一半在马歇尔身上,一半在那个黑袍人的身上,虽然这个家伙看起来很神秘,一直都不讲话,可是,他越是这样,苏锐便越是不敢忽略他!

    因为,饶是以苏锐的眼力,也根本看不透这个黑衣人的深浅!

    能够被马歇尔带在身边的,想必不是什么弱者吧?

    这个黑袍人的头脸都被黑布遮住,甚至眼睛都不例外,看起来非常奇怪,也不知道这黑布是什么材料做的,这样挡住眼睛,他难道不担心自己看不见吗?抑或是说,这个家伙本来就是个瞎子?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能够看到这个黑袍人的眼睛,那么苏锐的心里说不定还会有点底,但是现在,这黑袍人浑身上下几乎一点都不露出来,这种位置会给人产生一种心理上的压迫感。

    这一点和军师是有着些许的类似的,军师先前也是一身黑袍的打扮,戴着青面獠牙魔鬼面具,这会让别人在面对她的时候觉得自己气场矮了一大截。

    如今,马歇尔这么有恃无恐的亮相,他的身边只带了这么一个人,很显然,这就是马歇尔的依仗了!

    难道说,此人是黑暗世界中的知名高手,此时不得不用黑布遮面,来隐藏住自己的面容?

    在这一瞬间,苏锐的心里面闪过了很多的猜测。

    “这身打扮还真是有点意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在玩cosplay呢。”苏锐嘲讽的说道,“要不,我自我介绍一下,你也自我介绍一下?”

    然而,这个黑衣人始终都是一声不吭,让苏锐也更加的凝重了起来。

    苏锐没有贸然动手,他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公平。”

    “怎么不公平了?”马歇尔说道。

    “你们二打一。”苏锐厚颜无耻的说道,“你们知道的,我刚刚在化粪池中泡了个澡,体力都消耗了许多,你们现在又来二打一,这不是欺负弱小吗?”

    欺负弱小?

    此时此刻,马歇尔觉得,自己对苏锐的认知重新的刷新了。

    太不要脸了,也太无耻了!

    这脸皮得厚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说出这种无耻之极的话语来!

    就苏锐这一身污秽之物的样子,任谁见了都得退避三舍!谁也不可能把他给当成弱小的家伙!

    而且,马歇尔并不会功夫,一旦打起来,完全不会给苏锐造成半毛钱的威胁,所以,苏锐所说的二打一,根本就不存在。

    苏锐在这种时候选择说废话,其实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拖延时间!

    毕竟,按照苏锐和军师事先制定的计划,时间拖的越久,对太阳神殿就越有利!因此,苏锐才不着急动手,拖上十天半个月的都行!

    可拖归拖,苏锐身上这似乎永远也干不了的粘稠液体,真是让他感觉到难过无比。

    马歇尔后退了两步之后,那一股恶臭的气味似乎淡了一些,但是:“我觉得,如果德弗兰西岛事件以你的死为最终结尾的话,那么我可能会很满意的。”

    “要不要这么狠心?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苏锐又说道。

    不过,这句话说完,让马歇尔再度感受到了他的无耻。

    究竟……还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点?

    马歇尔的内心之中几乎开始咆哮了,废话!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你要是死掉了,对我可全部都是好处!

    “其实,我们本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的。”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英雄嘛,总是该惺惺相惜的。”

    这句话虽然显得不太谦虚,但是总归也不没有说错什么。

    “我给你过你机会。”马歇尔看了看手表,似乎是在估算着时间,然后他说道:“可是,这机会你却没有珍惜,如果你变成美国籍的话,我们就不会闹到针锋相对的地步了。”

    马歇尔这话说的真的很实在,然而,苏锐又怎么可能改变国籍?

    “我宁愿死掉,都不可能变成美国人。”苏锐的笑意之中带着坚定的味道,“生是华夏的人,死是华夏的鬼。”

    言简意赅,却又掷地有声!

    马歇尔也笑了起来:“所以,为了成全你,我今天把死神请到了你的面前。”

    说罢,他伸出一只手,指向了那个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很安静的黑袍人。

      <code id='e9e66'></code><style id='68a2e'></style>
    • <acronym id='91f49'></acronym>
      <center id='51a74'><center id='7e9aa'><tfoot id='45f38'></tfoot></center><abbr id='48a07'><dir id='ea9a7'><tfoot id='ef2c5'></tfoot><noframes id='e843b'>

    • <optgroup id='f05ae'><strike id='83c80'><sup id='2ec81'></sup></strike><code id='db199'></code></optgroup>
        1. <b id='b92dc'><label id='27744'><select id='4b328'><dt id='82fea'><span id='92dde'></span></dt></select></label></b><u id='be416'></u>
          <i id='cfc24'><strike id='980cf'><tt id='c2add'><pre id='250fe'></pre></tt></strike></i>

              <code id='a0291'></code><style id='f2538'></style>
            • <acronym id='9919c'></acronym>
              <center id='f0901'><center id='3e91f'><tfoot id='32851'></tfoot></center><abbr id='4e1da'><dir id='fcf88'><tfoot id='42eb0'></tfoot><noframes id='c7ebe'>

            • <optgroup id='f61e9'><strike id='d52fe'><sup id='a52cf'></sup></strike><code id='5c3a1'></code></optgroup>
                1. <b id='83e73'><label id='2d998'><select id='822d0'><dt id='6eadd'><span id='1138a'></span></dt></select></label></b><u id='6cd0c'></u>
                  <i id='9e3f8'><strike id='34c01'><tt id='e1cdc'><pre id='b62e5'></pre></tt></strike></i>

                      <code id='462a5'></code><style id='fcea0'></style>
                    • <acronym id='8aed1'></acronym>
                      <center id='3cb24'><center id='e77de'><tfoot id='c2eb3'></tfoot></center><abbr id='bc740'><dir id='760ba'><tfoot id='02f0e'></tfoot><noframes id='5e437'>

                    • <optgroup id='89277'><strike id='5a0c2'><sup id='19169'></sup></strike><code id='87bb8'></code></optgroup>
                        1. <b id='0b6aa'><label id='d19ca'><select id='9dc1c'><dt id='07913'><span id='828c6'></span></dt></select></label></b><u id='8e222'></u>
                          <i id='dfa65'><strike id='77f07'><tt id='e71ee'><pre id='73651'></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