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世界

欢迎来到坦克世界 网站地图 sitemap
坦克世界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panyidao.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起风了
坦克世界起风了
2021/03/30 来源:坦克世界
    其实,像是张不凡这些华夏江湖的老一辈,心里面是真的装着这一片世界的。

    他们虽然看不到华夏江湖世界的未来究竟会怎样,但是,这些人终究不希望这条江和这片湖了的水会越来越少。

    不然的话,这几位大佬根本没必要去麻烦苏锐,张不凡更不需要这样鞠躬恳求。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份情怀,看到了这种没有磨灭的热忱,苏锐才答应前往钟阳山。

    况且,自从上次离开川中江湖之后,苏锐还没有去过一次钟阳山,想想也的确是该去看一看悠然仙子了。

    只是,这样一来,答应送夜莺回翠松山的事情就要黄了。

    似乎是看穿了苏锐的想法,夜莺轻声说道:“为了华夏江湖,你去一趟吧,的确,除了你之外,没有谁比悠然仙子更加合适。”

    夜莺说的没错,其实,若是论起号召力,说不定现在的苏锐并不能够超过美名震天下的李悠然。

    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之后,张不凡等人都已经意识到,华夏江湖世界需要一个能有话语权的人,在关键时刻,带领这江湖中的所有门派,抵挡住外力的冲击。

    夜莺同样是有着江湖情怀的,她自然也不会因为个人的情感就绑架苏锐,让他不要去钟阳山。

    “记得注意安全。”夜莺叮嘱道。

    “江湖之中有很多的阴谋家,此事切不可外泄。”张不凡说道:“哪怕这个世界已经江河日下,但是挡不住野心家还在垂死挣扎,而且,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提防内卷化。”

    “内卷化?”苏锐听到从张不凡的口中说出了这个词,不禁觉得有点意外,“老张,你还知道这么时髦的词啊?”

    “时髦?”张不凡闻言,自嘲的笑了笑:“在过往的那么多年里面,江湖世界内卷化可不是一次两次,这并不新鲜,只是不为世人所知罢了……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野心家,当然……也从来不缺少守护者。”

    苏锐闻言,轻轻地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你们放心好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话我给带到,可这件事情的结果,我不会保证的。”

    其实,苏锐嘴上虽然一直在推辞,可是,以他的性格,如果华夏江湖世界真的有难的话,他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

    张不凡听了之后,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看夜莺:“我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

    我先走了……

    夜莺红着脸,还未答话,就见到师父已经离开了房间,把门关上了。

    于是,这间屋子里,重回一男一女的状态了。

    很显然,对于苏锐和夜莺之间的关系,张不凡是持开放性的态度的……而且,就算是他真的想管,又能管得了吗?

    “刚刚的事情……”夜莺想了想,还是把红着脸,说道:“要不,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什么都没有干。”

    这丫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都不敢看苏锐的眼睛,看来是生怕自己的所作所为影响了在苏锐心中的形象。

    苏锐似笑非笑的看着夜莺:“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干吗?”

    “没有!”夜莺的俏脸一下子红透了,捂着脸说道。

    苏锐很贱很贱地说道:“不,你在勾引我。”

    “你个臭流氓,我为什么要勾引你!”夜莺实在是羞死了,一个沙发靠枕直接被她扔到了苏锐的脸上,随后,她还想跳到苏锐的身上去打他,但是动作刚到一半,便停住了,一张俏脸已经变得通红了。

    夜莺看来还是很担心会发生之前的状况啊。

    要是再跳到苏锐的身上,指不定接下来又会失控呢!

    “要不,我们再打一夜?”苏锐看着夜莺,收起笑容,很认真的说道:“拳拳到肉的那种?”

    …………

    南方。

    一处僻静的庄园之中,两个身影在夜色下对饮。

    清冽的酒香散发开来,就像是那淡淡的月光,迷人而危险。

    “江湖世界的事情,你这次听说了吗?”其中一人说道,他的身形看起来有些瘦削,抿了一口酒,随后轻轻一叹:“好些年没有喝过这样的佳酿了,让人仿若回到了年轻时代。”

    “年轻时代?”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笑了笑:“在我心里面,你一直都很年轻,哪怕你从来不练武。”

    此人似乎是穿着一件黑色的练功服,由于光线不好,看不出容貌,从侧面看去,倒是山羊胡子还挺明显的。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这个瘦削男人说道:“江湖世界,才俊之战,真龙要显形了。”

    他的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冷冽之感,如酒香,如月光,似乎让这一片天地更加的肃杀。

    “这种事情我当然已经听说了。”那个身穿练功服的男人说道:“这自然不可能瞒得过我的耳目。”

    “可我还听说,你的得意弟子死在了叶普岛。”瘦削男人继续道:“发生了这种事情,我就不相信你还能一直隐藏在这深山老林里面不出去。”

    “你不也是一样吗?在这里藏了那么多年。”

    “我这不叫藏,叫隐居。”瘦削男人收起了身上的清冽意味,平和的笑了笑:“这一点,我们两个是不一样的。”

    “不,在我看来,这区别并不大,我是在躲仇人,而你,也是一样,你这并不是在韬光养晦,而是在贪生怕死。”

    瘦削男人闻言,自嘲的笑了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随后一饮而尽:“别试图用这样的语言来激怒我,因为,我这些年,已经被嘲讽过无数遍了。”

    “这倒也是。”练功服男人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彼此之间陷入了沉默,都只是在慢慢品着酒。

    十分钟后。

    “你还在回避我刚才的问题,我觉得,你这次必须要站出来面对了,否则的话,你失去的可不止是一辈子。”瘦削男人说道。

    “我已经失去了我的人生了。”

    “不,你还有机会。”瘦削男人说道:“这一次,苏锐已经成了真龙,我也得到了消息,几大江湖门派要联合推举苏锐为江湖世界的领导者,以你的性格,对这样的消息不可能不心动的。”

    “那个什么领导者,不过只是个挂名的虚职而已,难道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真的有资格去统领所有门派为他所用吗?这个几乎不可能的。”这个练功服男人又干了一杯酒,他对此看的

    好像挺透彻的。

    “这个位置有没有权力不重要,在不在手里才重要。”瘦削男人说道:“我想,你蛰伏那么多年,绝对不愿意看到领导者的位置旁落他人之手。”

    “可是,我对那个年轻人有过一些了解,以他的性格,应该不可能对这个位置感兴趣的。”练功服男人说道。

    不过,话虽然如此,可是,一缕缕的冷芒已经开始从他的眼睛里面释放出来了。

    这种冷芒之中,透着一股股野心的味道。

    也许,此人的野心之火被那瘦削男人给点燃了,也许,他的野望从来不曾熄灭过……这么多年,都是如此。

    “除了苏锐之外,最合适成为这个领导者的还有谁?”瘦削男人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着:“不是位高权重的江湖大佬,而是要选出年轻一代中最有资格承担这个责任的人来,因为,江湖世界也需要蓬勃的生长力,也需要无尽的希望,而这些东西,是暮气深重的大佬们所缺失的。”

    那个练功服男人沉默了一下:“如果非要在苏锐之外选出一个来的话,那么……川中江湖,悠然仙子。”

    李悠然!

    果然,张不凡等人所能够想到的答案,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人同样也可以想到!

    “传言,悠然仙子和苏锐关系匪浅,所以,哪怕是推举了李悠然上位,也相当于苏锐间接地坐在这个位置上。”瘦削男人说道:“关于这个位置,你可以不握在手里,但是,一定不能旁落他人之手。”

    绝对不能旁落!

    瘦削男人这么一说,那个练功服男人笑了起来,他的一双眼睛已经是越来越亮了:“你这么一讲,我就明白很多了,没错。”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这次来到这里的目的也就达成了。”瘦削男人站起身来:“话也说完了,好酒也尝过了,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回去睡觉。”

    “你是在借我之手铲除异己。”练功服男人说道。

    “不,我是在帮助朋友。”

    “不管你究竟是在铲除异己,还是在帮助朋友,你都给了我一个无法拒绝的事实。”练功服男人说道:“的确,江湖世界不能出现一个领导者,哪怕这个领导者是虚名,但是,他的威望却会通过这个位置来日渐加深。”

    “说得对,该你出手了,沉默了这么多年,还想继续低调下去吗?”这个瘦削男人说道:“同样的,我也低调了很多年,这一次,你若成功,我也出山。”

    你若成功,我也出山!

    “你一直在幕后翻云覆雨,一旦走到前台来,那么,是不是这么多年的争斗也到了大结局的时候了?”练功服男人问道。

    “大结局?”这个瘦削男人的身上释放出了一股凌厉的气势来:“庙堂虽高,江湖虽远……我全都要。”

    PS:晚上七点钟,还有一个小时,优酷等大家!早点来啊!大家可以搜索《进击的大神》,来看烈焰直播!或者从优酷APP的直播栏进来也可以!

    大家一定要多发点弹幕,可以增加中奖几率!礼品多多!!!

    我们要一展烈焰军团雄风!我先去做准备,等大家!

      <code id='5b7fe'></code><style id='6e49f'></style>
    • <acronym id='f57ce'></acronym>
      <center id='dca70'><center id='5c3f3'><tfoot id='8154c'></tfoot></center><abbr id='18045'><dir id='2d93e'><tfoot id='3d79c'></tfoot><noframes id='d95dd'>

    • <optgroup id='f55a6'><strike id='487f8'><sup id='c0e05'></sup></strike><code id='9f69d'></code></optgroup>
        1. <b id='57b82'><label id='f7b47'><select id='73113'><dt id='70358'><span id='ca5a1'></span></dt></select></label></b><u id='18899'></u>
          <i id='e173b'><strike id='c28cf'><tt id='04382'><pre id='92f11'></pre></tt></strike></i>

              <code id='ca1c0'></code><style id='b0c4c'></style>
            • <acronym id='17766'></acronym>
              <center id='12330'><center id='b31ad'><tfoot id='d0724'></tfoot></center><abbr id='8778c'><dir id='0dd85'><tfoot id='293b6'></tfoot><noframes id='baa63'>

            • <optgroup id='1fbf3'><strike id='5a476'><sup id='406b2'></sup></strike><code id='4add9'></code></optgroup>
                1. <b id='5fde9'><label id='5264a'><select id='de976'><dt id='4f9ea'><span id='1deda'></span></dt></select></label></b><u id='2a220'></u>
                  <i id='ebe78'><strike id='ac219'><tt id='6297a'><pre id='e41e0'></pre></tt></strike></i>

                      <code id='a9ac9'></code><style id='dd510'></style>
                    • <acronym id='3c686'></acronym>
                      <center id='3a7ca'><center id='eb124'><tfoot id='7020f'></tfoot></center><abbr id='6f51b'><dir id='00f51'><tfoot id='3dc49'></tfoot><noframes id='d1d87'>

                    • <optgroup id='97cd7'><strike id='78531'><sup id='83b19'></sup></strike><code id='9899b'></code></optgroup>
                        1. <b id='abede'><label id='c53e2'><select id='a2185'><dt id='d332b'><span id='28329'></span></dt></select></label></b><u id='f3984'></u>
                          <i id='fa7a8'><strike id='9f4d7'><tt id='a30eb'><pre id='13940'></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