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世界

欢迎来到坦克世界 网站地图 sitemap
坦克世界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panyidao.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起风了
坦克世界起风了
2021/03/30 来源:坦克世界
    苏耀国想走,那么就没有人能够把他留下来。

    这位见惯了风雨的老人,在这方面有着足够的底气。

    同样的,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少底牌没有打出来。

    他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风雨,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很多情况都已经在他的预料之内了。

    这半个多世纪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试着硬撼一下华夏的那位定海神针,然而,他们无一例外的全都失败了,并且用最终的事实让自己理解了一件事情什么叫做不知天高地厚。

    就像现在,亚琛大教堂那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费尔南多神父出手了,他把自己那绝世高手的身份隐藏了很多年,出手的时候虽然无声,但是却带着一股雷霆万钧之势,仿佛整个空间都因此而要塌陷下来,看起来可怖到了极点!

    但是,面对这样的猛烈攻击,苏耀国对此却并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的目光很淡然,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苏耀国算是这句话的完美践行者,纵观华夏这半个世纪的风云,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谁比他做的更好。

    那一大片色彩斑斓的玻璃轰然爆碎,一下子便将费尔南多包裹在内了。

    这个神父很强大,如果放在普通世界里面,可能也是近乎于无敌的存在,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时隔多年的第一次出手,就遭遇了滑铁卢。

    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老人,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可是,对方又是哪来的底气和自己相抗衡?

    其实,当费尔南多出手到半程的时候,就已经觉察到不对了,可是,此刻若是再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费尔南多在这亚琛大教堂里面呆了几十年,他对这里的所有细节都了如指掌,尤其是那著名的彩色玻璃,他对每一寸玻璃上有着什么样的图案与花纹都记得很清楚。

    然而,此刻,他万万想不到,那破碎的玻璃,竟然比刀片还要锋利!

    这些他最了解的东西,反而伤他最深!

    费尔南多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这爆碎的玻璃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动能!

    这简直像是爆炸之后的冲击波!

    他被这些彩色碎片裹挟着,完全地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直接狠狠地撞到了另外一侧的墙壁上!

    砰!

    稀里哗啦!

    费尔南多的身体重重摔落在地,与他同时落地的,还有那爆碎的彩色玻璃!

    此时,这位神父已经是满身血痕了,他的那一件黑色袍子,也被锋利的玻璃切割成了布条!

    很明显的血腥味道开始在这大教堂之中扩散开来了!

    这个费尔南多真的想不到,这些玻璃碎片究竟是如何被赋予了这么大的威力!

    这位神父满心都是难以置信!

    他终于明白柯蒂斯族长之前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话来了!

    他若要走,无人能拦!

    “亚琛大教堂是很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我本不想让这里见血。”苏耀国说道。

    他的声音仍旧很清淡,似乎并没有因为这流血**而受到任何的影响。

    “我明白你的想法

    ,否则的话,费尔南多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柯蒂斯说道。

    这位老族长并没有任何的意外,苏耀国的身边必然有着极致战力而且是世界上最顶尖的那种。

    挣扎了几下,费尔南多竟是没能站起来。

    这位神父的浑身上下有着很多道伤口,但最关键的是他的足部跟腱都已经被玻璃碎片给切断了!

    柯蒂斯走到他的面前,淡淡地说道:“上一任族长是让你来守护亚琛大教堂,不是让你插手家族纷争的,这样这会让你死得更快,你明白吗?”

    费尔南多并没有回答,眼睛里面还是写着难以置信。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站在了人类武力的金字塔顶端了,但是,为什么这次他连敌人的面都还没有见到,就被伤到了这种程度?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苏耀国说道:“人不是不能没有野心,但是,这野心要有边际……这句话送给你。”

    野心要有边际!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了这句话之后,这费尔南多本能的有些心颤!

    他的心开始缓缓地朝着下面沉去。

    苏耀国看着柯蒂斯:“哪怕你现在站出来,可能也已经晚了,但是,总比一直缩在这里强,否则的话……”

    柯蒂斯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的做法会让亚特兰蒂斯的很多人寒心,但是,在我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本来就已经考虑到了这方面可能会发生的情况了。”

    “所以,不管怎样,你这个族长都当不了太长的时间了。”苏耀国说道。

    对于那些普通的亚特兰蒂斯家族成员来说,柯蒂斯尚且可以用“闭关”这个理由搪塞过去,可是,那些家族高层的心里面可跟明镜儿似的,他们都知道,在战火烧遍亚特兰蒂斯的时候,家族的领军人物却选择了袖手旁观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之后,没有人会再对这个族长有信任了。

    “不管结局如何,我都是为了亚特兰蒂斯,这一点无可辩驳,别人理解与否,无关紧要。”柯蒂斯说道。

    “那你就要失去我这个朋友了。”苏耀国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满身是血的费尔南多,随后对柯蒂斯说道:“他武力极高,但是心术不正,而这样的人,或许在亚特兰蒂斯还有很多,想要靠着一次惨烈的内卷化来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这是偷懒的做法,根本不可能取得你想要的结果。”

    说完,苏耀国便转身走了出去。

    狂风顺着那破碎的窗户灌了进来,让柯蒂斯整个人都越发的清醒。

    然而,有些时候,迟了就是迟了。

    费尔南多神父趴在地上,眼睛里面有着十分清晰的不甘:“我很确定,是苏耀国的到来,才让你产生了转变。”

    柯蒂斯在这里坐了整整两天,费尔南多也看了整整两天,他很确定,族长并没有打算出手干涉家族内乱。

    但是,这一切,在苏耀国到来之后,就发生了转变。

    这种情势对于本身就支持“变革”的费尔南多而言,无疑是急转直下的。

    “是的。”柯蒂斯说道,他无需掩饰。

    “为什么?”费尔南多又执着的问了一句。

    即

    便输的很惨,但他也想要知道自己到底败在哪里。

    “因为,他说,我还算是他的朋友。”柯蒂斯说道。

    “这句话有那么重要吗?”费尔南多很是不理解。

    “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柯蒂斯看了看满身浴血的神父:“你没有朋友,所以,你不会懂。”

    说完,他也走了出去。

    如果凯斯帝林前来亚琛大教堂质问自己的爷爷,那么,他注定要扑个空了。

    …………

    五个小时后,歌思琳已经转到了她平日里和凯斯帝林一起居住的那座庄园之中,很幸运的是,这美轮美奂的庄园在战火之下幸免于难,并没有遭受激进派的冲击。

    而卡斯蒂亚的战火已经彻底平息,但是硝烟却仍旧不散。

    军师并没有跟着苏锐一起来到这庄园,毕竟这一次和激进派的激战过程中,太阳神殿也受创不轻,她还要统计损失,收拾残局。

    而在这一座庄园里面,有着全世界最顶尖的医疗团队,一直在为凯斯帝林兄妹服务着。

    他们全面检查了一下歌思琳的伤势,却很震惊的发现,捅在胸口的那一刀虽然让大小姐受创不轻,可是,现在这伤口却已经不再流血,甚至已经有了缓慢愈合的趋势了。

    而歌思琳的心跳与脉搏,已经变得越发有力,与正常人无异了。

    一场蜕变,似乎在悄然发生。

    甚至,那些烧伤的伤痕,也有一小部分开始结痂并脱落了。

    在脱落的结痂之下,则是嫩红的新生肌肤。

    虽然这新生肌肤和正常的皮肤看起来有着巨大的差别,但是已经完全不是那种烧伤的表象了!

    苏锐在祈祷,祈祷这次烧伤不会毁掉歌思琳的绝世容颜!

    虽然这些这新陈代谢的速度简直超出想象!

    当然,距离歌思琳的伤势完全恢复,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苏锐坚信,有了传承之血的帮忙,歌思琳一定能够完成这次蜕变!

    “为什么歌思琳还没有醒来?”苏锐问道。

    歌思琳的脉搏已经非常有力了,苏锐也能够感受到对方体内那渐渐强盛起来的生命力,但是,后者的双眼却一直都没有睁开。

    这也是苏锐不太明白的地方。

    他很迫切的想要看到这个精灵般的姑娘重新露出那如星光一般的眸光。

    “我们也不清楚,但是您不用太过担心。”一名医生也很疑惑:“我们是能够感觉到,歌思琳小姐的生命力越来越强盛,她的伤势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身体状态却已经比受伤之前还要好很多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亚特兰蒂斯的传承果然可怕。”苏锐说道:“歌思琳所服下的传承之血,完美地匹配了她的黄金天赋。”

    那位医生也知道歌思琳喝下了“传承之血”,他苦笑着说道:“确实有些东西是科学无法解释的,这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认知了。”

    “如今之计,只有耐心地等待歌思琳醒来了。”苏锐说道。

    他隐隐的有一种预感,当歌思琳重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的实力极有可能迈进另外一个崭新的领域!

      <code id='dced7'></code><style id='77f5f'></style>
    • <acronym id='3f7ea'></acronym>
      <center id='dd6e4'><center id='9b0cb'><tfoot id='9a742'></tfoot></center><abbr id='45c12'><dir id='425bb'><tfoot id='653a4'></tfoot><noframes id='a3ea6'>

    • <optgroup id='5c1c1'><strike id='945ea'><sup id='4063a'></sup></strike><code id='a81d9'></code></optgroup>
        1. <b id='17649'><label id='c0b1a'><select id='5ef5a'><dt id='0b629'><span id='8fa34'></span></dt></select></label></b><u id='dd621'></u>
          <i id='5aef4'><strike id='d32e5'><tt id='bec64'><pre id='207cd'></pre></tt></strike></i>

              <code id='373c8'></code><style id='08d6d'></style>
            • <acronym id='5a89e'></acronym>
              <center id='e58a8'><center id='161cc'><tfoot id='dc8d0'></tfoot></center><abbr id='9dc03'><dir id='467ef'><tfoot id='48621'></tfoot><noframes id='32d40'>

            • <optgroup id='ebbcd'><strike id='1e3ee'><sup id='de709'></sup></strike><code id='fa9e4'></code></optgroup>
                1. <b id='771ee'><label id='3ac46'><select id='3641e'><dt id='0ce71'><span id='51953'></span></dt></select></label></b><u id='16ec1'></u>
                  <i id='6c41b'><strike id='d39b7'><tt id='cdeb9'><pre id='2330e'></pre></tt></strike></i>

                      <code id='f1e8f'></code><style id='6f325'></style>
                    • <acronym id='6e60a'></acronym>
                      <center id='36e0a'><center id='6e1ff'><tfoot id='92654'></tfoot></center><abbr id='8b492'><dir id='ce090'><tfoot id='54c0b'></tfoot><noframes id='36046'>

                    • <optgroup id='fe401'><strike id='da9fc'><sup id='4b6d4'></sup></strike><code id='217cf'></code></optgroup>
                        1. <b id='08488'><label id='05feb'><select id='c7038'><dt id='5663a'><span id='ce7c1'></span></dt></select></label></b><u id='6af89'></u>
                          <i id='c58a3'><strike id='0d3b6'><tt id='e0e75'><pre id='215a3'></pre></tt></strike></i>